沈阳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野史秘闻

摘星大陆 第一百六十章 灭口

发表于:2020-02-18 18:41:07 来源:沈阳历史网

摘星大陆 第一百六十章 灭口

落叶镇外的山林之中,有一片数百丈的灰烬之地,那里仿佛刚刚遭遇了一场劫难,地面之上全是黑色的灰烬,有青烟缓缓升起,更添了几分枯寂。

而在这片荒地的中央,一位少年与一位半跪而坐的少女相对,无人开口。

梁月儿现在的状态很好,连晨挡住了莫邪的杀意,令那位灵境的杀神放弃了追杀退去,能够死里逃生,这当然很好。

梁月儿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莫邪之前重伤她的那一剑,在她体内注入了太多的怨念与邪异,此时她体内一团糟,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背腰之间的那道深刻的伤痕,怨念淤积的十分严重,此时根本止不住血,所以依旧血流如注。

连晨皱着眉头看着少女如画的眉目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这样不行,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你便会因为失血过度而失去意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死去。”

梁月儿沉默,她当然也知道这样不行,莫邪血剑之中的怨念淤积在伤口,令她完全无法通过元力去止血,用不了多久,她体内的鲜血便会从伤口之中尽数流逝。

连晨望向少女清冷的面容,轻轻的开口説道:“我有丹塔的金疮药,我可以先为你外敷暂时止血,等你体内的元力恢复正常再自己解决那道伤口。”

梁月儿睫毛微微颤了颤,这当然是解决现在自己伤势的最好方式,但那道伤口在自己的背腰之处,凭借她自己必然是无法上药,而想到要让面前的少年帮忙,纵使再平静的少女依然止不住心中的颤抖。

不过梁月儿也知道,如果任由血继续流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在死亡面前的少女终究还是抛去了那些无谓的想法,抬头望向面前的少年,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那,麻烦你了。”

连晨diǎn了diǎn头,缓缓的蹲下身,用手轻轻揽上了少女的腰肢,将其平放在自己的膝上,指并成剑,精准无比的将少女伤口处的衣裙再度切割开一小片,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鲜红的伤口。

在少年手指触碰到自己肌肤的刹那,梁月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片刻,但感受到那双手之上传来的稳定与平静之意,梁月儿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心头的悸动,睫毛微闪,闭上了眼睛。

从空间玉佩之中取出丹塔的金创,对于怀中少女散发出来的幽暗体香,连晨还是有些心神微颤,所幸那股浓烈的血腥味道将这种旖旎的气氛有所冲淡。

剑伤不算浅也不算深,但鲜血却仍然在不停地流淌,将瓶中的药粉倒在少女那道略显妖异的伤口之上,连晨伸出手指将那些金色的颗粒缓缓抹匀。

少女的皮肤十分紧致,没有了衣襟的阻隔,连晨的指尖触及其上,感受着那股颇具弹性的触感,少年的手指不由自主之间有些微颤,不过挑了挑眉之后,连晨的情绪重新恢复平静,眼神认真无比的将金疮药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之上。

看着来自丹塔的那些金色药粉渐渐升腾出氤氲,温和的药力渐渐发作,少女腰间那道伤口终于缓缓被玄妙的丹意止住,鲜血不再继续流淌,连晨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起身向着面前的少女行了一礼,连晨挥袖擦掉额头的汗珠,略微有些尴尬,而梁月儿也缓缓站起身来看着面前少年拘束的样子微微一笑,有些动人。

“多谢。”

淡淡的泯嘴,两个浅浅的酒窝浮现,终于摆脱了死亡阴影的梁月儿此时的心情十分愉悦,望向对面少年那张英俊而平静的脸,微笑致意。

似乎没有想到少女笑起来如此甜美,脸上尴尬的神色变得更加严重了一些,被那如沐春风的笑意刺了下眼,连晨好不容易才从失神的情绪中脱离而出,望向面前的少女,认真地问道:“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平时为什么要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微微挑了下眉,梁月儿那如淡墨般的柳眉勾勒起一道好看的弧线,月光之下,少女清淡的双眸温凉如水。

“因为如果不表现得高冷一些,会很烦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度的原因,少女鲜艳的嘴唇此时有些苍白,但泯起来的样子依旧诱人。

连晨听着少女有些无奈的语气,不由摇了摇头,在心中微微感慨了一下名人生活的不易,目光落在少女那件单薄的白色衣裙之上。

“不过,穿这么少不会冷吗?”

望着面前少年疑惑的眼神,梁月儿终于轻笑出声,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旷的灰烬之地回荡开来,显得轻松而愉悦。

“回落叶镇吧,之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泉城那座光明分殿应该已经有人赶来了。”

没有再去回答少年的疑问,梁月儿轻轻偏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听到梁月儿的话,连晨缓缓的diǎn了diǎn头,泉城是距离落叶镇不远的一处城郭,在那里有着光明神殿的一座分殿。今夜在落叶镇外,先是冥灵杀符的对撞,再是“去念”对“离情”,必然已经引起了泉城光明神殿的瞩目。而且就算由于距离过远,泉城的光明分殿来不及做出反应,但落叶镇的镇守必然也已经向着那边报信而去,所以此时只需要回到落叶镇静候来援便可以了。

“你的状态?”

对于梁月儿依然有些不太放心的连晨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毕竟在此之前少女被莫邪的那柄血剑实在伤得有些重。

“确实有些麻烦……”梁月儿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笑吟吟的望向连晨干净的而棱角分明的脸:“要不,你背我?”

“啊?!”

连晨的眼睛瞬间瞪大,嘴巴张开,惊愕的无可附加。

看到面前少年这幅可爱的模样,梁月儿不由“噗嗤”的笑出了声,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再度回荡开来。

“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我紧张的心情而已。”摆了摆手,示意面前的少年不用担心,梁月儿继续轻轻的説道:“虽説之前受伤有diǎn惨,但现在体内的怨念基本已经受到了压制,抽出diǎn元力用来赶路还不成问题。”

连晨抹去一头冷汗,望着面前的少女,并不习惯这种女神忽然变成女神经病的妹子。

“那我们便回去吧。”

……

月光之下,安禅宗山门之前,安禅宗所有幸存的玄境长老全都恭敬的站在一位青色长袍的妖异少年面前。

“莫少,那个少女死了吗?”

光头的刘宗主十分恭谨,弯着腰向着面前的少年讨好地问着,姿态要多低便有多低。

莫邪脸上挂着邪气的笑容,目光却冷得如同千年玄冰一般,不过很可惜,安禅宗所有人都不敢直视少年那邪气的面容,所以并没有发现他眼中的寒意。

“当然死了。”莫邪轻笑着,随意的挥了挥衣袖,将摇曳的夜风扇的凌乱不堪。

听到这话之后,所有安禅宗的长老都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只要那位追查而来的少女死在莫邪手中,那么自己犯下的罪行就无人知晓,能够继续逍遥法外。

“莫少果然威武!”

山dǐng之上的气氛轻松了许多,安禅宗的诸位长老纷纷拜首向着少年行礼,表达着自己的尊敬,一时之间吹捧之声不断。

莫邪面带微笑的接受了来自安禅宗诸人的赞美,最后望向了刘宗主。

“你们安禅宗的损失如何?”

闻言,想起了那些在冥灵杀符余波中死去的宗门弟子,刘宗主的表情又变的沉痛了起来,声音悲伤无比。

“玄境之下的年轻弟子全部陨落,就连洞玄境都死了两位,宗门里剩下的只有我们这些人了。”

莫邪则丝毫不关心面前刘宗主的悲戚,他关注的是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为了确认从而保证万无一失,他继续开口问道:“那么安禅宗剩下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

“没错,宗里只剩下我们了。现在都在这里。”

“确定?”

“确定。”

回答了莫邪这一串问题,看着少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邪气,刘宗主的心中有些疑惑,看着那抹扩展开的邪笑,心中微寒。

“怎么了?莫少?”

莫邪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神里有着説不出的放松之情,妖异的血剑从空间戒指中飞出,开始在空中漂浮摇曳。

“你们帮我炼的这柄血剑很不错,所以我决定奖赏你们!”

説话间,莫邪灵识微动,血色的长剑破空而去,带着无尽的杀意刺向安禅宗的刘宗主!

刘宗主的眼睛猛地睁大,露出惊恐无比的神色,想要躲闪,但哪里能躲过?艰难的低下头看着插在自己心房之中的那柄暗红色的血剑,满眼的不可置信!

一剑杀死了安禅宗主,莫邪微笑的纵剑而回,再度向着山dǐng之上那些情绪暮然之间变得惊恐万状的安禅宗长老刺去!

一时之间,山巅之上,尖叫声、咆哮声、恸哭声、shen吟声连成一片,血光四溅,染红了半边苍穹!

苏州癫痫病医院
西宁治疗妇科医院
剖宫产术后护理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