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秦汉三国

霸者何为 第976章 同行

发表于:2020-03-16 17:48:22 来源:沈阳历史网

霸者何为 第976章 同行

第976章同行

“要不要喊他过来,看他一个人挺孤单的,”之前与林玄仲对话的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火堆旁的同伴。从其说话的口气可以看出,此人同样早已发现林玄仲的存在。

紧接着,聚在一处的十几名武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有一大半人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两三个人表现的很谨慎。

“大牛,你去喊他过来吧,”见其他人大都没有意见,孙姓男子点点头吩咐大牛一声,然后想着林玄仲只不过是一个五阶武修,即便是强匪团伙的成员,让其过来也没什么。

“好,”大牛答应一声,然后拿着一根火棍当成火把慢慢地向林玄仲那边摸索过去。

大牛的离开引起与这伙武修同行的一众村民注意,那些老者望着林玄仲的所在方位,一个个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心之色。其实之前林玄仲之所以没在那个村里看到村民,原因就是那些村民都在这里。

身后的情况已经忽略不顾,回想起初见林玄仲时的情景,林玄仲那可怜的样子浮现在大牛的脑海中,让大牛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两三里路没多远,没多久,大牛就到了火堆附近。只是一直走到火堆前,东张西望的大牛都没看到一个人影,只有那一堆火噼里啪啦的烧着。

“有人吗?”出于疑惑,大牛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我在这里,”在大牛左边,原先因为想借助练功缓和心情的林玄仲答应一声,然后慢慢地朝大牛走了过来。

“啊,”一声惊叫,听到林玄仲声音的大牛直接把手中的火把扔掉。

“是我,”大牛的反应太大,吓了林玄仲一跳。想想自己并不是有意要出现的如此突兀,但这天已经黑了,实在没有别的露面方法,所以只能想着让大牛胆大一些。

“你?你……”下一时间,大牛指着正走过来的林玄仲一脸紧张的说着,“别过来。”

“大牛,你不要怕!”另一边,大牛那慌慌张张的语气让林玄仲不由得想起白天的事,想想当时大牛被自己吓得把尿撒在裤子上,林玄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大牛长得身高马大,但这胆子是在小了些。

“你是白天那个人,”听着声音有些熟悉,大牛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捡起地上的火把朝林玄仲举着。火光下,林玄仲的脸并不算清晰,但大牛却觉得眼前站着的人就是白天遇到的那个人。在有这种观点后,大牛慢慢放心下来。

“你怎么会在那里?刚才我明明没看到人。”等林玄仲走近一点,大牛的心情更加放松。

“我刚才在地上躺着,听到有人喊才起来,”面对着面,林玄仲慢慢收住笑容。

“原来是这样,可把我吓了一跳,”大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想想刚才东张西望就是没往地上看。要是林玄仲真躺在地上那也说的过去,这样一想,大牛就更不怕了。

“你是特意过来找我?”

“我们老大要你到我们那里,然后明天跟我们一起走,”点点头,大牛忽然想起了来这的目的。

“好,”简单考虑一下,林玄仲直接答应一声,因为实在想不到拒绝的理由,毕竟一直跟在人家后面容易引起误会。

从火堆旁拿起自己的兵器背在身上,然后像大牛那样拿根火把,两人不急不慢地朝那边走去。

与此同时,那边的人看到两根火把不快不慢地向他们移动时,一个个打起精神。如果来的人不是大牛和林玄仲,那他们就要小心了。

“老大,我们回来了,”还没到近前,大牛就朝那边的同伴喊了一声。

而在来时的路上,经过一段对话,林玄仲已经知道了大牛他们的情况。之前去过的石家村是离云城最远的一个村庄,这次大牛他们过来一是运送从石家村弄来的货物,二是把村里剩下的村民带走,所以行程缓慢。

而大牛他们之所以不嫌麻烦要带走那些村民是因为组成佣军队伍的成员中有些人正是出生于这一带的猎户,这也是那些人背着弓箭的原因。带那些村民走算是一种人情,另外,其实石家村已经没有多少村民。

原本村里年轻力壮的村民要么应征入伍,要么逃到安全的地方,剩下的只是些老弱病残。带着那些年长的村民走,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自然快不到哪去。明白大牛他们的队伍组成后,对于这支佣军的性质,林玄仲有了一定的了解。

“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迎面过去后,孙姓男子笑着同林玄仲打声招呼。

“各位幸会,”微笑回应一下那些人后,林玄仲把周围的情况打量一遍。加上几十个村民,整个队伍不过才五六十人,而面前的武修只有十几个,实力最高的不过是那孙姓男子。

火光中,林玄仲把凑上来的武修全都打量一遍,其中还有两名长相普通的女子,一共十八个人。十几个武修同时站在面前,林玄仲丝毫没觉得紧张,反倒觉得对面的人有些紧张。

“小兄弟,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你的真实身份了?”在林玄仲打量那些武修时,那些人同样在打量着林玄仲。

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后,尽管穿的是那种普通布料制成的衣服,站在众人面前,林玄仲依旧给人一种衣冠楚楚的感觉。如此气质根本不像是强匪,这也是孙姓男子毫不避讳直接询问林玄仲身份的原因。

“我叫……”刚想说出真名就意识到不太合适,结果又想到以前用过的一个名字,可惜还是觉得不好,最后林玄仲只能给自己想一个新名字,“林风。”

“林兄弟,你的名字不长,倒是挺难记,”等了半天,才等林玄仲把名字说出来,不等孙姓男子开口,一个看起来有些精明的人已经取笑一句。

“名字而已,诸位不必介意,”打个哈哈,早料到会让对方怀疑,林玄仲只是后悔早先没给自己起个名字,倒不在意被对方取笑。

“大家回到各自区域休息,晚上多注意一点,”林玄仲的回答算是承认了没说真名,不过对他们没什么影响,吩咐一下其他人后,孙姓男子又对林玄仲道:“林兄弟,你跟我到这边坐。”

领着两三个人,孙姓男子把林玄仲带到中间位置。只有把林玄仲留在身边,孙姓男子才会觉得安全一点。

对于对方的做法,林玄仲并没有不满意的地方,而且睡在中间还能睡得的安稳一些。

“给你水,”等几人围着一个火堆远远坐下后,孙姓男子递了一个水壶过来。这么热的天,有时候水比食物重要,林玄仲很感激孙姓男子的好意。

“谢谢,”一点都不嫌弃,接过水袋后,林玄仲直接拧开盖子来喝。温热的水顺喉而下自然没有清凉的感觉,这水只能用来解渴。

“林兄弟,我叫孙辉,”见林玄仲一点不怀疑他们的水有没有问题,咕噜咕噜地喝个痛快,孙姓男子笑着做个自我介绍,然后又继续说道:“如今天下大乱,战火四起,林兄弟孤身在外难道不怕危险?”

“既然这个天下已没有安全的地方,在哪里不都一样?”说起天下大势,林玄仲内心的感触有很多。

“林兄弟如此谈吐不凡,想必不是出身普通人家吧?”孙辉没想到林玄仲能说出如此惊人之语,当即称赞一声。

“不瞒诸位,其实我早已无家可归,所以何必再论出身?”豁达地笑了笑,林玄仲是真想把过往的一切当成是云烟。

“林兄弟生性洒脱,说话爽快,”柳某佩服,在林玄仲与孙姓男子说上两句后,旁边的一个柳姓男子见林玄仲举止不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柳兄客气,”柳姓男子有些过誉,当然林玄仲的确想活的洒脱一些。

“林兄弟,既已没有地方立身,为何不趁年轻去谋个出路?”看着同伴称赞林玄仲,一旁的大牛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前路漫漫,安身立命之事尚未考虑,”连北岭都没能回去一次,何谈成家。

“如今时局动荡,蓝国新统,听闻西部有一员大将与林兄弟同姓,年纪轻轻便已威震四方,林兄弟如此气度去投兵或许将来可以搏个功名,”字字珠玑,林玄仲的表现越发令人敬佩。

“功名利禄有何用处,以当今蓝国左右强敌环绕的形势,蓝国能走多远还是个未知数,”刚从军队出来,现在提到入军,林玄仲的第一观念就是反对。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难道林兄弟没有一点报效国家的志向?”林玄仲言语中那种拒绝参军的意思极其明显,令一个叫陈涛的男子十分不解。

老爸有点脑梗塞
莱芜治疗癫痫病费用
吃什么预防老年痴呆